首页 政经 正文

一次求医经历引发的呐喊:向协和医院致敬(2)

2016-05-02 23:40 中国发展网
北京协和 医改 挂号难

摘要:如果你没关系、没背景、没熟人,又不愿借助票贩子的势力,仅凭借正常的途径自行挂号,真的能在协和医院看上病,住上院吗?

住进协和才知道:为什么全国人民看协和

北京的三甲医院数量居全国之首,有些医院的专科水平超过协和,但是如果论综合实力和管理水平,协和医院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我在协和医院不但治好了病,最大的收获是近距离认识了协和医院,亲身体验了一把为什么“全国人民看协和”。如果我仅仅是到协和医院来采访几天,即使工作再细致,采访再深入,也不可能感受如此之深,对于医患关系、医疗体制改革的思考只会停留在表面,止步于简单的道德层面。

在协和住院的每一天,我都被一些事情触动着,感慨着和感动着,作为患者,我对于那些从全国各地来北京看病的患者的艰辛与不易感同身受,尽管造成这些困难的原因多种多样,也并非是医院的原因,但是协和医院一直在尽自己所能帮助解除或减轻患者的痛苦,只要患者感觉到协和看病值了,就是一种最大的褒奖。口碑的力量使得越来越多的“全国人民看协和”。

感慨一:对病人负责是医生的天职。我所住的是泌尿外科,主任是李汉忠,他同时也是大外科的主任。有一些患者是通过挂李主任的特需号看病住院的,而更过的人则是像我这样挂普通号看病入院的。原本以为只有李主任看的患者才有幸由李主任做手术,入院以后才知道,协和医院外科手术实行严格的分级管理,具备相应资质和能力的医生匹配相应的手术。患者的担心正是因为不了解情况。对于高难度和高风险的手术,李主任一定会亲自主刀,难度稍小一些的手术,即使不需主任上台,他也会穿上手术服,在一旁观战或指点。自从知道了这一点,我就没有了任何恐惧,心情平静地接受文进和周毅医生(这两位也是年轻的优秀医生)为我完成了手术,后来听说李主任也在旁边观战。

作为外科著名的专家,李主任面对的患者有领导人和社会名流,更多的则是普通阶层的患者,无论你的背景如何,在无影灯下,李主任的手术刀一直是向生命的天平倾斜,尊重生命是他最为医生不变的准则。李主任有着一颗医者仁心,他总是尽可能的为患者提供帮助,减轻患者不必要的负担。但是对于科里医生的工作,李主任的要求却是非常严厉的。我曾不止一次听到李主任在查房时教育年轻医生要细心加强业务学习,也听到他语气严肃地告诫年轻医生:“在协和医院可不是那么好混的。”如果是患者听到这样的话,能不倍感欣慰吗?

李主任要求泌尿外科的医生每天早晚要查两次房,周六上午也必须要查房。于是,我每天都看到科里的专家们带领自己的小组认真地查两次房,即使到了下班时间,匆匆结束手术和门诊的医生也会赶回病房查完房再下班。除非是做手术或者出差,医生们是不会偷懒不查房的。这种查房也并非走过场,每次都在讨论病情和学术问题以及检查结果和手术方案,为年轻医生积累新的临床经验。经常有病人悄悄跟我说:“李主任特别认真负责,协和的专家就是不一样。”其实,一个科室的业务水平、管理水平如何,从主任身上可以大体反映出来。在一个正能量占上风的地方,人们会或多或少主动规范自己的行为。

感慨二:协和医院的看病和住院花费低过县医院,你信吗?我也坚决不信,因为这实在是太离谱了。但是很遗憾,这的确是真的。和我同期住院的患者有来自新疆、东北、河北、山东、内蒙等地的,分别在省会城市医院、地级市医院和县级医院看过病,最后转战协和医院,住进来一比较才知道,光是检查费就便宜一半还多,因为这里没有重复检查,也不会过度检查,有一些检查例如CT或者增强CT,如果近期在其它医院做过,诊断很清楚,协和医生就不会叫你再做一次。

一位河北的患者出院时结账花费15000多元,来自山东的患者惊呼:“这么便宜?我妈在地方医院住了一个多星期,没动手术,仅是检查和输液就花了20000多。”听到这里,我只能是无语了。还有一位患者此前曾在北京另一个三甲医院住院,据他讲,那家医院不管是否有必要,进去一律给你输液,各种检查从头查到脚,最后他下决心出院又转到协和来挂号,在旅馆等待了20多天后终于住进了协和医院,他一直庆幸自己作出了正确的选择,用他自己的话说:“如果我还在那边住,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冤枉钱,关键是病还可能治不好。”

别说是费用比其它医院低,即使是同等花费,只要能挂上号,患者也是首选协和。特别是在协和体验过高水平的诊疗技术和医疗服务后,我所结识的外地患者在出院时都留下这样的话:“以后有了病,还是要到协和来看。”如果大家都这样想,我们的医疗体制岂不令人堪忧?

感慨三:彰显人性化关怀的医疗环境。床位紧张可以说是各大医院共同的现状,协和医院尤甚。但协和医院却没有像其它三甲医院那样设置大量的加床。我问过不同科室的医生、护士,得到的答复是一样的:就是为了给患者提供一个良好的就医环境,利于早日康复,进而提高床位周转率,让宝贵的医疗资源良性循环。

我同病房的病友也是北京患者,来协和之前已经住进了另一家三甲医院,因为是加床,堪忧的环境让她只住了一晚就要求出院,转而来协和重新挂号、看病、直到住院。她对我说:“我不能想象手术后在那种乱糟糟的环境中怎么住,手术患者最需要的就是安静整洁的病房。”协和新外科楼宽敞明亮,供应24小时热水,比许多经济型酒店条件还好,其干净程度则超过酒店。但是协和医院的床位费并不比其它三甲医院高,床边陪护用的沙发躺椅也是免费的,北京有的三甲医院是每晚收20元租金。什么是以人为本?什么是人性化关怀?住进协和医院就明白了。

我在想,如果协和医院也设置大量加床,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但协和医院的志向并不在此。我在协和医院一个走廊的宣传版上看到赵玉沛院长在职代会上有这样一段讲话:“我们要向梅奥、霍普金斯、麻省总医院这些世界一流医院看齐,它们之所以能始终保持领先,就是坚持强有力的学科建设和患者至上的服务理念。”赵院长很清楚,世界一流医院的目标是大西瓜,而加床的收益只能算是芝麻,协和是不会丢了西瓜去捡芝麻的。

责任编辑:曹梦涵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