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正文

一次求医经历引发的呐喊:向协和医院致敬

2016-05-02 23:40 中国发展网
北京协和 医改 挂号难

摘要:如果你没关系、没背景、没熟人,又不愿借助票贩子的势力,仅凭借正常的途径自行挂号,真的能在协和医院看上病,住上院吗?

中国发展网  记者葛海霞报道   “全国人民看协和”。只此一句话就足以道出北京的协和医院在国人心目中的地位,也足以说明协和医院所吸引的患者数量之多。置身协和医院新建成的外科楼,看着人流如织的各色人等每天将宽敞的门诊大厅塞得满满当当,那场景真的仿佛置身于首都机场的T3航站楼,亦或是北京南站。难怪有人说不到协和医院不知道什么叫“人多”。

如果你没关系、没背景、没熟人,又不愿借助票贩子的势力,仅凭借正常的途径自行挂号,真的能在协和医院看上病,住上院吗?

我的幸运门诊:并非只有专家号才能看好病

今年初,我在协和医院例行体检中被查出身体某个部位有占位性病变,医生告知我去门诊相关科室做进一步检查。从那一刻起,我就决定“赌一把”,不找熟人托关系,也不借助票贩子的势力,就凭借协和医院开通的各种预约挂号系统去“抢号”。

经过一周的奋斗,我终于抢到了一张普通号,挂号条上标明是第49号。那一刻,我真的很高兴,这算是好彩头吗?

一周后,终于等到了看门诊的日子,一个周三的下午,我揣着那张珍贵的挂号条,提前一个小时就到门诊大厅里候诊了。一直等到下午两点半,我挂号的医生也没有出现,眼看着其它诊室的病人已经陆续就诊了十多人,心里忍不住开始焦虑,好不容易挂上的号,可千万别出岔。就在这时,听到广播里说:“挂周毅医生号的病人请注意,周医生现在还在手术室做手术,大概还需要一个小时才能结束,请大家耐心等候,手术结束后,周毅医生会立刻到门诊来出诊。”

听到广播后,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先前的焦虑转而变成了感慨:当医生真的是非常辛苦,尤其是外科医生,这种连轴转的情况其实是家常便饭,不知道大多数病人是否理解医生的辛苦?那几天,有关深圳一位医生因患者死亡被强迫下跪烧纸钱的新闻正在各大媒体闹得沸沸扬扬,医患关系成了各种口水聚焦的热点话题。我在想,如果面对一个刚刚结束手术又立刻出门诊的医生,患者会同他闹吗?我想可能不会。我不断地环顾四周就诊的患者,到协和医院就诊的患者,总体的素质还是文明的,还是能够匹配这个高大上的就诊环境的。换句话说,作为患者,走进协和医院,立刻就感受到一种强大的气场,就是正规、严谨、踏实、安全的氛围,好像一下子就有了依靠,每一个从你身边匆匆而过的医护人员,大厅里的导医,甚至是保洁人员,都带给你一种无形的安全感。这大概就是协和医院的魅力与定力吧。

终于轮到我见周毅医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他穿着手术室标志性的墨绿色衣服,显然是从手术室直接到了门诊。面对这位主治医师,我冒昧地问了一句:“您刚下手术就来看门诊,不觉得累吗?医生这个职业是不是太辛苦了?”他回答得既简单又淡定:“还好吧,反正我还行。”然后仔细询问了我的病情,开了一些必要的检查单,并且交代检查结果出来后再来门诊找他。出了门,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个就诊的过程远没有我想象的艰难。许多患者和我有同感,因为患病而心情不好,而求医挂号难导致精神更加紧张,如果医生的态度再不好,情绪就可能瞬间崩溃,后果可想而知。一些医患矛盾可能就是这样引发的。有不少患者告诉我,多年的求医经历比较下来,协和医院整体的服务态度是最好的。公正地讲,协和也并非十全十美,瑕疵是一定难免的,套一句广告语:“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又经过三个星期的预约排队检查,我终于做完了所有的检查项目,报告出来后拿着结果和片子到门诊去找周医生,他很明确地告知我,肾上腺长了一个瘤子,初步判定是良性,但也不排除恶性的可能。我当即要求住院,他一再问我:“你是否要同家人商量一下?”我说:“不用商量了,手术一定要做,而且越快越好。”

周医生当即给我开了住院证,同时告诉我,可能等待床位的时间会很长,因为病人实在太多了,许多人的病情比我严重。我说:“您可以帮我通融一下吗?”他很坚决地摇了摇头:“不能。因为病人实在是太多了。”

简洁、干练、沉稳、淡定,但原则性很强,这是周医生留给我的全部印象。也许外科医生理应如此。我再次下决心“赌一把”,不找关系托人,就按照程序排队等候住院。这一等就是43天。

4月13日上午10点,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我是协和医院,你是周毅医生的病人某某吗?”在核实了我的身份之后,对方告诉我:“请你今天下午两点至五点之间到医院来办理住院手续。”

因为这个好消息来得太突然,我手头还有工作没处理完,就问了一句:“能否稍晚一两天住院?”得到的答复是:“不行,你知道这张床位有多少人在等着吗?你如果今天不来,就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况且周医生已经同我说过很多次了。”这时我才知道,曾经当面拒绝为我“通融”的周医生,其实在正常的程序内,一直在努力帮助我早日住院手术。重要的是我此前不认识他,也没有送过礼品红包。这时的我对于周医生已经不仅仅是心存感激了,而是由衷的敬意。这才是协和医生所具有的品质。

下午办完住院手续,我特意到协和老楼的林巧稚先生铜像前深深地鞠了一躬,以示敬意。

责任编辑:曹梦涵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